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 芜

沉淀人事 咀嚼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葬礼上的笛声  

2014-12-09 11:43:55|  分类: 闲淡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那个周末的早上,雨小,却透着阴凉,因为在某个特殊的时境。

        带着分公司的人参加一位中年癌症职工的追悼会。在称为梅湖的那个特殊地方,我穿着黑裙黑鞋拎着黑包,办好送花圈的事宜,没打伞,冒雨穿过宽大的广场。

         雨打湿了头发和衣服,也不管,走到某个灵堂,人很多。逝者是基督教徒,参与追悼会者多是其教友(他们称是姐妹)。

         近十年来,单位每个去逝的职工,都是我代表单位送其最后一程,有人问我怕这事吗,我说,我没怕,只是经历着一次次的悲哀,偶尔有点心哀。

        刚开始时,受不了那悲哀,眼泪总是不争气,脸上表情总是那么痛苦。上两千人的单位,有些职工我不认识甚至没见过面没听过名字,但在那个场合,我也像经历着熟人的离世一样悲伤。

        后来,脸上表情慢慢有点麻木,见多了生死,觉得离世是很平常的事,都是命,所以很易强忍住悲哀,很得体的尽着自己的本份,见着身边的人痛哭,还会大方的安慰,或者替上纸巾。

        我不知道这样麻木对不对,反正就觉得生死由命,哭也罢悲也罢,不哭也罢不悲也罢,都是平常。

        那个小雨的早上,与逝者的丈夫握手时,我说节哀,保重,他说我不悲哀,觉得解脱了,大家解脱了。是啊,解脱了,逝者病了两年,花尽了积蓄还欠下了债,这两年里我不断为其申请了一些救助款,因此与其丈夫有过好几次的接触,互相间算是认识的人。所以,他对我直言说解脱了,我说,我理解。我真的理解。

        陈先生很平静,稳妥地张罗着葬礼上的一切事务,看着他忙忙碌碌的样子,我也觉得是一种解脱,所以,脸上表情也慢慢平静。

        追悼会在几十位基督教友的阿门声中进行着。我是无教派,我将自己置身于阿门声外,对那种平静动听的赞美唱诗无动于衷,脑子里不断回忆着她生前的事。

        我很平静,真的很平静。

        赞美唱诗结束后,逝者丈夫拿出笛子,平静的说:我送一首我老婆生前最喜欢的歌送给老婆!陈先生转身,对着亡妻的遗像,吹一首我没听过的歌。

        一身黑色中山装,身段儒雅的陈先生,在白菊花围绕的遗像前,直直立着,横吹笛子。笛声悠扬,又透着深沉,还有难于捉摸的悲哀。我懂,知道陈先生想最平静最轻松的吹好这首歌,像往常吹给老婆听一样。

        那个穿黑衣的背影,凝重得让人压抑,我忍着想保持脸上的端庄平静,鼻子一酸,还是没忍住,眼泪一下就涌出来,和着这悲沉的笛声。

        全体哭倒,一片唏哩哗拉的声音,盖住了笛声。穿着黑色高跟鞋的我站不住了,也不管脸上眼泪鼻涕直流的样子,靠在身边不认识的人身上。身后,与我一起来的职工们,不管男女,全哭了。

        那首葬礼上的笛声,那个让人痛哭的背景,过了一个多月,还是很强烈的呈现在眼前,无法消除。与人说起,我说,我听过这世上最悲哀的笛声,在葬礼上。

        走出灵堂,雨还没停,细细的,刚好可以打湿头发。还是不打伞,只想让雨下得大一些,或许可以浇灭缠绕在心头的难于平息的痛感。大家无语,上车,回去,生活还得继续,生命还得继续。

        自那后,我很怕听笛声,一听,脑子里就满是灵堂上那黑色的背影,还有遗像上那张笑得很幸福的脸,很悲凉。

        又想,逝者现在应该在阿门人说的天堂上享受着幸福吧,有那笛声相伴,应该很幸福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0)| 评论(6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